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莽原小鹿的博客

lulu6683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茫茫的原野上,有只小鹿,轻快地飞过.白云在身后,跟着奔跑,微风已开始喘息.而蓝天,笑容依旧-------*******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教师生涯(一)  

2013-09-10 15:34:00|  分类: 小鹿作品-------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中午看新闻关于庆祝教师节的报道,看到了在贫困山区教书的教师和孩子们,触动了我久远的那根神经,想起了当年从事教师事业的经历,不禁心潮涌动。
     那是47年前的1966年。那一年,我和一批积极的在校生一起,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乡知青的影响,坚决要求到祖国最遥远的边疆、到广阔天地去建设边疆、保卫边疆。于是,在1966年的8月3号,来到了孙吴县的红色星火农场(辰清)。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不久,许多学校的一些教师已经被批判、被打倒。由于师资力量的缺乏,这年的10月份,孙吴县委决定从星火农场的下乡知青中选拔10名知青,到孙吴各校充实教师队伍。我被大家推选,来到了祖国边陲孙吴县兴北公社西兴生产队当小学教师。
     那是一所简陋的农村小学,周围生产队方圆几里地的孩子都来这里上学。学校设六个年级,只有三个教师和三个教室。实行复式教育,在同一个教室里同时坐着两个年级的学生,每个教师 要在45分钟内同时教两个班的学生的课程。我被分配教一年级和四年级的课。那一年,我18岁。四年级的学生最大的只比我小6岁。从没听过这样的教育模式,也从没受过正规的教师教育培训的我,就这样大胆的走上了讲堂,开始了我的教育生涯。
    当时在那里的两位教师,一位是正规师范学校毕业的 年轻女教师,姓张。我被分配住在她家。一位是生产队抽上来的、挣工分的民办教师,姓姜。两位老师就是我入门的指导教师。每天,我要备两个年级的语文、算数、美术、体育等课。教室里,纵向,一半是四年级学生,一半是一年级学生。每堂课的开始,我都先给四年级的学生布置课堂作业后,接着给一年级学生上课;二十分钟后,让一年级学生练习,再给四年级学生上课。
    刚开始,我十分紧张,生怕自己不能胜任。但那些山村孩子的淳朴稚气的笑容,真挚无邪的友情,天真活泼的笑声,却打消了我的顾虑。
      第一节课前,孩子们亲切的"老师好",课间孩子们亲昵的围拢,课后为我送来的一抱抱劈柴,使我感到了温馨.一下子,我们间的距离拉近了,缩短了.
      课堂上,我手把手的教低年级的孩子写字,细心的指导高年级的学生做习题.
      课间,我蒙上眼睛,和他们一起捉迷藏.
      课后,我和他们一起勤工俭学,一起上山割柳条,一起在场院打黄豆.
      看着十二三岁的小同学簸簸箕的技术那么娴熟,我羡慕极了,跃跃欲试.他们就毫不客气的为我当老师.这样拿簸箕.""这样簸"他们教我.
      可我太笨,不是簸不出豆皮,就是连黄豆一起簸出.看着我那笨手笨脚的样子,他们禁不住直笑.我一脸尴尬,也只好"嘿嘿"地陪笑.一看我那窘相,孩子们笑得更欢了.我也忍不住,干脆扔了簸箕,和他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.
      村里辍学的孩子,被我吸引的也进了课堂.有的家长不让来,我就挨家动员.终于,把该上学的孩子都带入了学校.
      在山村办学不容易,有的孩子走好几里路来上学.有的有病来不了,我就登门去补课.
      南山,是当年日本鬼子的细菌工厂所在地,据说,那里当年死尸遍野,后来都就地掩埋了.一到晚上,遍野鬼火(磷火).有一次,我去南山给一个学生补课,回来时已是夜晚.路上必须经过一片乱尸岗.满山空寂,风声呼啸,眼前的磷火一闪一闪,令人毛骨悚然.我壮着胆往回走.
突然,一脚踩空,一条腿掉进了一个墓穴中,吓得我一身冷汗,拼命拔出脚,撒腿就跑.......
      第二天,真有些打怵.但一想眼巴巴盼着老师的学生,我就又来了勇气.不怕鬼火,不怕狼嚎,我这个城里来的十八岁的女孩,闯过了一关又一关.在我的耐心教育下,当年辍学的孩子都成长起来了,有的还当了班干.
      在那偏僻的小山村,在那蹉跎的岁月里,我用知识滋润着孩子们荒芜的心田,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.
      冷了,我把带着体温的手套戴在学生手上;饿了,我把山村孩子难以尝到的饼干与他们分享.
      在山村那热乎乎的炕头上,我吃着大娘大婶们为我做的小楂子粥,大窝瓜,舒心极了.山窝窝了,飞出了我和孩子们开心的笑声.
      记得,我的班里有一对小哥俩,父亲早逝,母亲带着他们嫁给了一个姓袁的男人。解放后,那个男人被定为历史反革命,处决了。母亲又得了肝腹水,家里十分贫困。两个孩子穿的十分破旧。寒冬腊月,弟弟脚上的鞋露着脚趾头,小手冻得像红萝卜 。但他们一声不吭,学习非常用心。我看着这两个孩子,十分心疼,就想方设法帮助他们。我把自己的棉手套送给那个小弟弟。有时买一些饼干送给他们。我去他家家访,鼓励安慰他们好好学习。告诉班里的学生不要歧视他们,要用爱心给他们帮助。
      四十年后,当我重回第二故乡见到他们时,哥哥告诉我,他们改姓了,不姓袁了,而是姓他们生父的姓。现在他承包了一大片土地,经营的很好,成了一位新型的农民。他说,他们永远忘不了那个年代我给他们的关心和帮助,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,留下了深深地印记。这使我真的体会到,教师的作用不在一时一事,而有时会影响孩子们的一生。
      那时,我们的红色星火农场(辰清兵团的前身)实行供给制,每人每月只发3·5元的生活费,我在孙吴每月开33元的工资,也算相当不错了。可单纯幼稚的我和全红(另一位66年下乡也被调去当老师的的知青),虽然在学校干得非常好,却因为想同学,向往农场大家在一起的感觉,非要回辰清。在第二年的秋天,我们谢绝了县文化局的挽留,也没敢和朝夕相处的学生告别,就悄悄的回到了辰清,结束了第一段的教师生涯,重新当知青、当农工了。(未完)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