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莽原小鹿的博客

lulu6683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茫茫的原野上,有只小鹿,轻快地飞过.白云在身后,跟着奔跑,微风已开始喘息.而蓝天,笑容依旧-------*******

网易考拉推荐

迟到的歉意-----悼上海知青卢胜勇  

2009-10-28 15:34:03|  分类: 小鹿兵团岁月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迟到的歉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悼上海知青卢胜勇

    在黑土地大学堂网站,看到兵团战友发的、悼念辰清上海知青卢胜勇的帖子,心情非常沉重,一种无以言表的情感涌上心头。久久不愿提笔写东西,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凝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使我久久不能释怀。是对战友的怀念?是对知青命运的感慨?还是对人生的慨叹?恐怕都有之。但我心里明白,对于卢胜勇,我还有一份迟到的歉意没有向他表达。

    卢胜勇是69届上海下乡知青。在我印象中,他中等个头,白净清瘦,一副文弱书生的形象。他平时不多言语,也从不调皮捣蛋。在北大荒的凄风苦雨中,默默地承受着青春的磨难。然而,就在那一年,一件突如其来的事件,却让我大吃一惊。

    那是69年的秋季,兵团一师闹粮荒。连队粮食不够吃,从六师调来了(据说是苏联还给中国的喂马的)黄豆,给我们充当口粮。当时我正好在食堂管理伙食,只好把黄豆磨成豆面,掺在面粉中,做成两合面的饼子,给大家吃。那可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金灿灿的黄豆,而是又瘦又瘪的青绿色的黄豆瓣,磨出的豆面都是黑绿色的。由于黄豆面放得多,面发不起来,用擀面杖一擀,七裂八瓣、黑乎乎的。烤出的饼子,又干又硬,砸在头上,都能打出个包来。就这样的小饼子,还不管饱,每人只能分到两三个(女生两个,男生三个)。

    谁能想到,在北大荒那极强的体力劳动中,知青们要抗麻袋、抬木头、开荒种地、修路盖房,每天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夜里还要紧急集合抓特务。那区区的两三个又干又瘪的、棒棒硬的、能咯掉牙的小烤饼,怎能充饥呢?

    女孩子还好说,她们有时候能想一点办法,或让家里邮寄一些炒面之类的东西,或让人下山捎一点吃的。男孩子可就苦了,整天饿的饥肠辘辘,头重脚轻。实在没招了,有的男孩就在劳动间隙,采一些野地里的黄花菜,用小桶架在火上,用盐水煮黄花菜充饥。尽管这样,知青们还是照样出工,照样“屯垦戍边”!

    为了改善生活,我想方设法从孙吴县买一些高粱米,小米之类的,偶尔给大家调剂一下。按预定的食谱,每个月还要给大家改善一次伙食,或擀面条,或包饺子。即使在那种困难的时期,也不例外。

    这一天,又到了包饺子的日子。大家像过年一样欢天喜地,全都拿着大盆、小桶,挤在大食堂,等待往回打肉馅,领面粉,好包饺子,打牙祭。正当我忙着给大家称面粉的时候,忽见一个人拿着一个脸盆,在食堂的盛高粱米的麻袋中舀了一盆高粱米,端着盆跳窗户就跑了。我一看,这不是别人,正是老实巴交的一班副卢胜勇。不由多想,我立即追了出去,一直追到了他们宿舍门口。

    宿舍的门被人从里面插上了,怎么也叫不开。我心里明白,不是饿极了他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,况且他也绝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。可我更知道,必须要回这盆高粱米。否则,开了这个头,大家都趁机抢粮食,将来的局面就没法控制了,特别是在这非常时期。我横下一条心,必须敲开门!于是,我喊着一班长小苏的名字,叫他开门。门开了,小苏把那盆高粱米送到我面前------。

    虽然事后,我没有把这件事向连里领导反映。在那个年代,领导如果知道发生了这样事情,卢胜勇是一定要挨批判的!但内心深处,我还是感到有些不安,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!

    多少年过去了,这件事却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记忆和抹不去的痛楚。年代越久远,心中越酸痛。它就像一根鱼刺,扎在我的喉咙,常常使我感到痛楚和不安。如果不是饥饿难耐,一个大城市上海来的小伙子,怎么会去抢一盆高粱米?现在的人,你白送他高粱米他也不会稀罕的。如果不是大家都饿红了眼,怕出事,我怎么会狠下心来从饥饿的人手中夺回果腹之粮?一种愧疚和歉意更是让我常常懊悔。我真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较真?为什么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

    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,一个兵团战友聚会时与卢胜勇相见,向他当面道歉的机会。可今年的四十年回归活动,卢胜勇没有来,我问上海战友,才知道他病了。我还满怀希望,想等机会我去上海,一定向他当面道歉------

    可这迟到的歉意,他还是没能亲耳听到,亲自接受!

    但我更清楚,走过兵团艰难岁月的知青,在知天命的年龄,过去的一切对于他来讲,都是无所谓的了。我的可亲可敬的兵团战友,历尽了大磨大难,今天终于解脱了,超凡了!我和我的兵团战友发自内心的说一声:卢胜勇,我们永远怀念你!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