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莽原小鹿的博客

lulu6683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茫茫的原野上,有只小鹿,轻快地飞过.白云在身后,跟着奔跑,微风已开始喘息.而蓝天,笑容依旧-------*******

网易考拉推荐

梦归辰清河之(16)大会战 修麦场   

2009-12-08 15:34:01|  分类: 小鹿兵团岁月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梦归辰清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66届下乡的北大荒知青回忆录(十六)

第二部、艰苦创业大荒情

五、修麦场  品尝第一天劳动的滋味

      “嘟嘟------”的起床哨声,把我从梦中叫醒。一看周围,有的铺位早已没有人了。掀开帐篷门帘,看到有的同学已经从外面回来了。她们好像是去了草地,裤脚都被露水打湿了,手里还拿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小花,有的用草和花编成了美丽的花环,戴在头上,俨然一副野游的感觉。我拿着脸盆走向河边,小河上飘着一层薄薄的白雾,雾中来来往往洗漱的人络绎不绝------这里是我们天然的大脸盆。

      “噹噹-----”的敲击犁铧的声音把我们弄得四处张望,原来是炊事员敲着伙房前树上的一片铁犁铧,在叫我们吃饭。饭后,又吹起了集合的哨子,我们全体人员集合在一片草坪上,听场长讲话。

      “同学们,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真正的农工了,对了,也叫农垦战士。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,开垦、建设北大荒。今天,是我们两个连的全体人员大会战的第一天,也是二连战士过劳动关的第一天。现在我分配任务:一连一排二排继续上山伐木。三排跟拖拉机作业。二连一排男生跟石连长去草场打草,要注意安全,小心不要被搧刀砍着、割着;二连一排三班与剩下的战士一起担任艰巨的工作-----修麦场。再过半个月,我们就要收小麦了,修麦场是最关键的工作,一定要在麦收前把这项工作完成。大家听明白了么?”场长问。

      “听明白了!”我们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   原来,即将修的麦场就在我们脚下。这是一片柔软的草坪,大约有一千平米。

我们领来了各种劳动工具:叉子、二尺钩子、铲草用的铁锹、小杆钉成的泥抬子、麻袋等,;一排男生领的搧刀勾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:两米长的刀杆上镶着一个二尺多长的尖尖的月牙形的大镰刀,真没见过,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镰刀!看着他们扛着搧刀,活像一群即将上战场的勇士,我们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  拖拉机拉着桦犁,在草坪上往返,犁铧把草坪上的泥草一排排的翻开,间隙中露出了黑得冒油的泥浆。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连成片的草皮用桶锹切成小块,装上泥抬子运走,然后再把泥土弄成拱形、压平夯实,做成不囤积雨水,可以晾晒小麦的场地。

      本以为是很简单的工作,没想到却是十分艰难。这是块从未开垦过的草地,千百年枯荣形成的草皮,草根盘根错节,足有一尺厚。我们用桶锹根本铲不动,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的蹬着桶锹往下压,半天,才能切断一块。两三块草皮,用叉子费力的挑到泥抬子上,两个人抬都抬不动,泥草湿湿的,太沉了,足有百十来斤。我们开始还穿着鞋,没有草皮的稀泥油乎乎的,让人拔不出脚,一使劲,鞋就掉了。后来,我们索性甩掉鞋子,光着脚。可沉重的泥抬子,使人一晃三摇,脚深深地陷在里面,每走一步都要使劲拔出脚,再陷下去,再拔出第二只脚。

      我们谁都不示弱,男孩子臂力大,主要铲草皮;女孩子负责运出草皮。大家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有的索性用二尺钩子勾着草皮,有的用麻袋直接拖走。一会儿,大家都汗流浃背,手上的泥水不知不觉抹了一脸,腰累酸了,脚扎坏了,手也打起了水泡;心爱的灰军装,弄得满是泥浆,卷起的裤管一片漆黑-----。

      落日时分,我们拖着筋疲力尽的躯体回到帐篷,连饭都不想吃了。可实在太脏了,我们只好挣扎着,赶紧到河边洗脸、洗脚、洗衣服。

      没有了早晨的浪漫,没有了昨日的畅想,我们这些刚出校门的学生,默默的品味着这北大荒第一个劳动日的滋味,勉强的相互一笑。

      入夜,喧闹的营地渐渐安静起来。人们大多进了帐篷,我和钱如茵坐在帐篷外的一堆圆木上,遥望远处的天空。八月的夜空,天高星朗。闪烁的星星好像眨着调皮的眼睛,窥视这些城里来的孩子。俄而,一颗流星划过,拖着长长的弧光,消失在天边。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这儿真有诗中的意境。只是这苍茫天地的四周,都是朦胧的山影,使这片草地像是一个盆地。有人在帐篷周围,用青草笼起了一堆堆驱赶蚊子的烟火,像是为营地罩上了一道飘渺的屏障。烟雾中,帐内帐外一盏盏马灯的灯光时隐时现,白天的一切都弥漫在夜色烟雾中。只有小河边,依旧传来“哗哗”的流水声。不知谁吹起了悠扬的短笛,引得远处河套边的青蛙也亮开了歌喉,开始了呱呱的大合唱。我们谁也不说话,屏住呼吸,静静地倾听这天籁之声,忘记露水已经打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  “天晚了,回帐篷休息吧!”值班的排长打破了我们的沉静。

      帐篷内,有人在借着灯光写家书,有人在窃窃私语,有人已经发出了甜美的鼾声。静谧中,我隐隐听见有人在被窝里发出了微微的抽泣声。谁在想家了?

      我拿出日记本,想写点什么。不知不觉想起了小妹那星星般眨动的大眼睛。小妹她早已入睡了吧?妈妈呢,她一定在想我,可千万别哭啊!------

      眼皮渐渐沉起来,合上本子,一会儿我就睡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