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莽原小鹿的博客

lulu6683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茫茫的原野上,有只小鹿,轻快地飞过.白云在身后,跟着奔跑,微风已开始喘息.而蓝天,笑容依旧-------*******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】跪着的接力赛  

2006-12-11 15:34:08|  分类: 小鹿作品-------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
 

  跪着的接力赛
 
    朋友,你一定十分熟悉接力赛吧?一组组奋力前行的勇士,为了一个目标、一场竞争,一个个飞奔着,一棒棒传递着,冲向终点。

    但,你见过拼搏在打麦场的接力赛么?你见过跪着的接力赛么?一场场由文弱的城市少女谱写的,足以感天动地的跪着的接力赛?

    故事发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在我国的北大荒边塞,兵团一师的一个连队。六九年,是大批知青奔赴北大荒战天斗地的第二年,也是兵团一师粮食困难的一年。陡然增加数以万计的人,口粮不够吃。怎么办?“夺取小麦大丰收,打粮食翻身仗”的战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揭开了序幕。

    老天不负有心人,这一年秋天,连里小麦大丰收。为了龙口夺粮,康拜因、脱粒机、扬场机昼夜不停的工作。我们女三排就被分配在晒麦场,负责扬场凉晒工作。

    “轰隆隆”的扬场机昼夜不停的吞吐着成吨的麦粒,扬出的小麦,像一条条金色的飞龙。人停机不停,三排的女孩子分成三个班,昼夜不停的随着扬场机扬场。传送带口,两个女孩儿像机器人一样,不断地把小山似的麦堆,一撮子、一木锨的送进机口。而那金龙飞舞的出麦口,随着喷落下的麦粒,一些未脱尽的麦头、麦壳也飘落下来。扬场机后,十来名少女排成两行,一扫苕、一扫苕象接力赛一样,把麦壳、麦头往后扫,扫出麦堆,扫到外面。

    耳边是机声轰鸣,头上是麦雨飞落;呼吸的是扬出的尘土,飘落的是满身的麦壳。骄阳似火,也必须包着头巾,捂着上衣,甚至还要戴上口罩。尽管如此,一场下来,你再看吧:百皙的少女变成了大花脸、小黑脸,长长的睫毛上抖动着灰尘,眼边、鼻孔全是尘埃。

    一扫就是十几个小时,一干就是一个通宵。偶尔碰上机器出故障,我们就找个背风的地方蜷缩着、依偎着,小憩一下。实在太疲惫了,人一坐下来,就睡着了。露水打湿了衣衫,夜风吹透了脊梁。“轰隆隆----”一声机器响,姑娘们立即从睡梦中爬起来,揉揉惺忪的眼睛,又钻进麦雨中。

    扫啊,扫啊-----臂酸了、腰疼了、脚麻了,手上的泡磨出血了,她们没有停;扫啊,扫啊-----腰由原来的打扫苕的标准姿势开始改变了,一点点往下弯、往下弯。越弯越累,越累越弯。“小白兔”本来是一米七十几的细高挑姑娘,现在快变成“大虾米”了;“大块头”实在受不了了,用她那几哩呱啦的上海话叫了起来“累死了,阿拉实在受不了了!”但她的手却没有停,仍在机械的扫着。
    这是第十五个奋战之夜啊!长长的夜,启明星快升起来吧!我在心中默念着,心里实在心疼这些来自上海、北京的小姐妹。

    无奈,扬场机正撒欢的轰鸣!

    突然,一个身影矮了半截。是谁跪在麦堆旁?

    我大声问道:“小白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 “我实在站不住了,让我跪着扫吧!”

    “能行么?”

    “行。”一下,两下,三下------“小白兔”这个瘦弱的上海姑娘跪着扫了起来。

    “这样好过一点么?”大块头问。

    “当然,虽然膝盖酸点儿,累点儿。总比腰弯不住要强得多。”小白兔回答。
    于是,大块头跪下了。

    是人的耐力到了极限,还是变变方式能给人的心理带来平衡,还是跪着打扫苕真的好过些?扬场机后,打扫苕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跪了下来。上海姑娘、北京姑娘、哈尔滨姑娘-----。最后,我也不再固执,也加入了下跪的行列。少女们开始了一场跪着的“接力赛”!

    “轰隆隆-----”,扬场机在轰鸣;“哗哗-----”十几把扫苕还在扫。汗水夹着泥土,顺着脸颊、后背,还在往下淌。人没换,还是那十几位少女;心没变,还是龙口夺粮的心愿。只是打扫苕的姿势变了。她们用年轻的躯体,创造了亘古未有的跪着打扫苕的姿势,创造了让成千上万吨小麦颗粒归仓的奇迹。她们跪得那么自然,干得那么认真。她们纯净如水的心是那么的虔诚。没有抱怨的语言,没有痛苦的悲哀,没有自悲自怜的心理,没有自恃高尚的满足。就在那块北大荒朴实的土地上,她们变得那样朴实无华,干的那样兢兢业业。

    那是怎样的壮景啊!夜幕低垂,繁星闪烁,机器轰鸣,金龙飞落。强光灯下,十几名少女跪姿拼搏。人说男儿膝下有黄金。此情此景,谁能否认,女子膝下金更多?人说,宁可站着死,决不跪着生。此时此刻,这生命的意义又该怎样评说?如果有照相机,镁光灯下,将是怎样感天动地的一幕?如果拍成电视剧,又将使多少母亲泣不成声,多少男儿热血沸腾?

    然而,那时她们什么也没说,更没有无限的遐想。只是为了那么一种朴实的信念,站姿、跪姿交替着,一干就是一个深秋,一个初冬-----

    麦场下来,她们膝肿了,腰弯了,人瘦了,脸黑了。可看着一车车的小麦装上汽车,运往国库,吃着自己亲手打下的小麦磨成面粉做成的馒头,她们笑了,开心的笑了!因为,她们用跪着的接力赛,赢得了麦收的最后胜利:她们用青春的血汗,书写了北大荒知青不朽的人生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上山下乡三十年之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永生难忘的一幕,为了我的兵团姐妹而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1998年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